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

im电竞抗疫时刻|如果晨风有味道,那一定是……

来源: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:2022-05-21

清澈伴有微风

我是李媛英,是刑事司法学院21级本科生,im电竞新闻通讯社的一名实习通讯员。

今天早晨我出宿舍门时刚刚六点整,脑子有些混沌,眼睛也有些惺忪,路过操场的时候朝栅栏里望了一眼,操场上只有零零星星锻炼的人,我心下还盘算到的会不会有些早。一抬头发现刘师傅早已在东门门口前忙碌登记工作了。

“到了,同学。”刘师傅朝我招了招手,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快步朝师傅走去。因为想了解一些学im食堂物资供应的实况,所以前一天就与负责交接供货的刘师傅约了今天早上的见面。

“五点,听着‘嗒嗒嗒’的闹铃声就得起来,连清醒的功夫都没有。”自从疫情加重,检查和消杀的力度就被加大了,刘师傅起床的时间也提前了。当整个im园还沉在酣睡中时,刘师傅是最早为im电竞的一天做准备的人之一。

图片


还没聊几句,师傅就开始工作了。眼前的师傅们以四个人为一组,有条不紊地穿戴起了防护服、防护帽,口罩和手套。

这时出于好奇我走到了门边,透过东门木板的缝隙,看到外面停着几辆贴着“南方”“秦味源”“异国”等字样的三轮车,我熟悉的“im电竞味道”就以这样的形式和我见了面,卸货司机正站在高高的货车箱里把“蔬果娃娃们”分门别类地投在低低的三轮车筐里。学im的菜一直以来都是北京的新天地农贸市场供应,疫情以来,虽然食堂加大了米、面、油、肉、蛋等大宗原材料的储存量,但是货源市场没有被封控,果蔬供应依旧稳定。

“师傅,该开门了吧。”看着货车司机把货卸完,我回头朝刘师傅喊道。

“别急,他们还得做一遍消杀。”刘师傅笑眯眯地解释道。果不其然,司机卸完货后,送货司机从车内取出自备的消杀工具把三轮车上的菜喷洒了一遍。这期间,刘师傅一直透过东门木板的缝隙观察外面的工作进展,当货车司机在门口出示自己纸质版24小时核酸证明时,刘师傅朝他招了招手:“今天又是你来啊,做好防护啊,登记完赶紧走!”从师傅和司机的交流中隐约能看出来,他们早已成了“固定约见”的朋友了。

图片

图片

“好嘞,开门啦!”听到刘师傅上扬的语调,我也雀跃起来。早上七点东门被准时打开的那一刻,明朗的阳光直勾勾地洒在了我的面前,我突然有一种想“捡拾”起来的冲动。

而货物消杀的接力棒这时就传到了食堂物资组手中。四个人组成的物资组开始进进出出地有序动作起来,他们或拿起装着75%浓度酒精的蓝色喷壶,或拿起装着次氯酸的大塑料桶,微弓着身子在几辆三轮车周围来回喷洒,喷头洒出的水珠被阳光照得颗粒毕现。他们身后的公路上偶尔会经过一辆空无一人的公交。

图片

消杀工作完毕,刘师傅就招呼着其余师傅把车子开进来,刘师傅站在前行的三轮车的脚踏板上,好像凯旋的功臣。

图片


当最后一批物资被接进学im后,刘师傅走出东门,拿起门外的表格,认真核对送货人的健康状况、送货时间、货物数量等信息,并在“验收人”一栏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他签下的同时还是一份敬业,一份坚守,一份责任。


图片

刘师傅是河南人,来im电竞工作十几年了,平时只有假期才能回家。这时,和我一起来的同学突然说昌平新增了病例,看着东门外马路上的来往车辆,我问师傅:“您害怕吗?”

害怕啥,学im防疫现在做得挺好的。我们来回站队列,每天在‘钉钉’打卡,一日三检。再说了,学im相信咱,让咱干这个活,咱就得给你干好!和家里打视频的时候,女儿说我这是在‘一线’,特别为我骄傲!”刘师傅一句话消散了我早起的睡意,此时,这个正在谈着自家女儿、微笑时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又略显疲态、脸上满溢欣慰的刘师傅就是我眼里“最可爱”的人。

而刘师傅只是im电竞后勤人员中闭环工作的一位。我从学im后勤保障处了解到,从四月底封im措施实施开始,饮食服务中心共有380人陪伴大家共同抗疫。他们中最早的人四点钟起床,最晚的人半夜十一点离开岗位,从居住点到岗位工作点这条线成了im电竞饮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轨迹。他们用最简单的“两点一线”形状勾成了最坚实的im电竞疫情保障线。

随着师傅的工作接近尾声,我短暂的体验经历也要结束了,我向师傅道别后,师傅朝我挥了挥手。我走到远处,却想回头记住这张面孔。转身时正看到师傅搬起三轮摩托车上的最后一箱货物,头上的汗珠被正升起的太阳照得晶莹。

图片


梅兰竹菊的门里陆陆续续走出的人多了,师傅们刚刚消杀、运送、清点好的物资将要伴着im电竞人开启新的一天了。

图片

编辑/黄楠
Baidu
sogou

im电竞下载-im电竞app官网(IM中国)